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20


    喜欢上一个人的前后,心境都会大变。
    如蓝湛,初见时无一例外面如寒镜揪住魏无羡填罚分单,现在静静蛰伏不敢有半分逾越。
如魏无羡,相处时不带脑随性自在,现在时时刻刻怀疑自己言行举止像智障。

额...或许江澄算个例外,呵呵。

大二,魏无羡代表M大去别的城市打友谊赛,好巧不巧刚好蓝曦臣念的大学在那,蓝湛说想一起过去。
魏无羡诧异:“我不是去一天两天,是一周多”
蓝湛:“哦”
魏无羡:“你不上课?”
蓝湛:“翘了”
魏无羡:“我没听错吧,去年的全额奖学金获得者竟然要翘课?”
蓝湛:“大哥一直邀请我去。”
(蓝大:关我鸟事。)
魏无羡:“哦,那你去找你哥玩?”

然而蓝曦臣正在忙毕业设计和毕业实习,知道魏无羡也在之后,请他俩吃了顿饭就忙得根本见不着人了。
“好吧,你不嫌无聊的话就来看我们打比赛吧。”魏无羡感觉蓝湛不大爱说话,肯定也不喜欢看辩论赛,反正大一除非被他们系主任强制要求到场助威,蓝湛就没看过辩论赛。
“嗯。”蓝湛淡淡地应下来,其实内心无比欢喜。

到了赛场,素来所向披靡的魏无羡一想到蓝湛在场,竟然恍了神念错论据,被队友狂扯衣摆后幡然醒悟,努力集中注意力才把比赛打完。
下次还是不要让蓝湛来了,魏无羡想。

魏无羡感觉自己不能要好了,接蓝湛电话口齿都不伶俐了,说话前思前想后怕一不留神说出什么不文雅的让他讨厌,跟蓝湛逛街连路都不会走了,腰杆挺直怕姿势太猥琐被他嫌弃,怎么破怎么破怎么破!
谁要拯救这一颗突然萌生的惴惴不安少女心。

魏无羡打电话给江澄,恰好对方最近也为某些事很苦恼。
江澄:“我看上了一个妹子。”
魏无羡:“男未婚女未嫁,不追吗?”
江澄:“为什么要追,她要是也对我有意思她会表白”
魏无羡:“这种事不是男生主动吗,女孩子都会害羞的吧”
江澄:“你这几年白混了,现在的女生有多勇猛你知道不”
魏无羡:“那是,你江大帅,是我也会扑上去”
江澄:“你真是够了”
魏无羡:“我说,不妨给点暗示呗,看她装傻还是上钩。”
提完建议,魏无羡满意地回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别人的事看上去总那么简单,可我就是奈何不了自己的那点心思。

三天后
魏无羡接到江澄电话:“你出的馊主意!妹子把我拉黑了!”
魏无羡:“不至于吧,你做什么了?”
江澄:“我让她给我洗衣服”
魏无羡:“WTF!我让你给暗示没让你下指令啊!”我都舍不得让蓝湛给我洗衣服!
江澄:“我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她给我做老婆,肯定要给我洗衣服呀”
魏无羡:“你你你我真的没话说了,活该被拉黑!”
江澄:“喂——”
魏无羡:“你跟她说,你给她洗衣服。”
江澄:“凭什么”
魏无羡:“你没救了,孤注一生吧!我能看到你一脸蛋碎的表情哈哈哈!”魏无羡轻松地挂了电话,基友就是拿来损的。

刚挂电话不久,蓝湛打进来,魏无羡一个紧张就说:“蓝湛我给你洗衣服。”
要不要这么贤惠!蓝湛风淡云轻地捏紧了手机,故作淡定:“哦?”
魏无羡:“额...你上次做实验不是伤到手了吗,下次再伤我过来,反正我又不是女生你们宿管大叔不拦我。”
蓝湛眼前如有千万朵烟花绽放,他不知魏无羡想到了什么突然说这些,强烈的幸福感膨胀得让他停止思考,有卿如此,夫复何求。他无法继续不放任自己继续深陷,刻忍深埋了三年多感情似波澜起伏,就要冲毁堤坝淹没荒芜的心田。
蓝湛破天荒地开了玩笑:“怎么,你还指望我下次受伤?”
魏无羡着急地、生怕自己说错话般解释:“不不,我希望你永远好好的!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就不要再碰水了,伤口容易感染。”
蓝湛:“真有这个需要我会买台洗衣机”
魏无羡:“对哟,蓝二哥哥不缺钱”
蓝湛被他这么一闹,这才想起要说的正紧事,魏无羡也认认真真跟他谈。

谈完,魏无羡拼命倒带回忆自己刚才有没有表现得很明显,纠结来纠结去阿 Q似的安慰自己:蓝湛才不会多想呢,我们是好朋友兼老乡,一起上大学,互相帮助互相照顾是应该的么!而且他平时也很罩我呀。他哥对我也很好还请我吃饭,我也去他们家蹭过饭呢。总之,就算我真的去给蓝湛洗衣服,一点也不离谱!很正常的好吗!

做好以上心理建设,魏无羡难得能心安理得地爬上床准备午睡,可又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
蓝湛,蓝湛,为什么你不是妹子。
蓝湛,蓝湛,你要是妹子还轮得到我吗?
入赘蓝家也成,做三年长工也成。

评论 ( 9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