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给我唱demo的人(2)

魏无羡是他们那片儿远近闻名的音乐神童,至少十五岁被送到苏州求学前,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姑苏蓝氏是个神秘的家族,古时其先辈任皇族乐官,所谓基因好,后代也是个个跟白菜一样,通晓音律又长得水灵。
那年蓝曦臣刚成年,作为蓝氏长子接待远道而来的少男少女,谦谦君子,贻笑大方,以至于魏无羡误以为蓝家的男孩子说话都是吴侬鸟语轻轻柔柔的,眼神都是得体从容温暖和煦的,性格都像软柿子好捏的。
好奇心害死猫,魏无羡这只小馋猫听说姑苏名酒天子笑,在彩衣镇上买了一打,绕过蓝启仁严厉的管教,爬上屋顶喝酒,这本是一件多么意见惬意的事。
“在屋顶唱着你的歌——在屋顶和我爱的人——让星星点缀成最浪漫的夜晚”
魏无羡喝到微醺处,陶醉于自己的歌声中,没唱个爽就被人打断。
这人长得像蓝曦臣又不是蓝曦臣,但一看其打扮就知道是蓝家的人。
来人负手而立,一副魏无羡欠了他好几年债不还的表情。
魏无羡选择拉拢这位看上去是蓝家风纪委员的家伙:“诺,你放过我,天子笑分你一瓶可好?”
然后魏无羡就莫名其妙地挨了一拳,小男孩血气方刚,你来一拳我还一拳,很快跟对方滚到了一起(嗷滚到了一起!),也很快占了下风。
“你别打脸啊我都不打你脸我看你长那么好看才不打的”魏无羡捂着脸狼狈地钻了个空站起来。

第二天,魏无羡意外地发现该人就是蓝氏的二公子,于是愉快地撩了起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昨晚的事不要跟你叔父说好吗?”
蓝湛:...
魏无羡轻快地眨眨迷人的大眼:“你看你打也打了,气也消了,我也知错了。”
蓝湛:...
魏无羡黏了蓝湛半天,并没受到过他什么好脸色,然而他也并未受到蓝启仁的处罚,就得寸进尺地撩得更欢了,在乐理课上公然调戏:“你们蓝家人长得真好看,你好看,你哥好看”
蓝湛微怒地瞪了瞪他。
魏无羡立马改口:“没没没,你好看!全世界你最好看!”
“一边去。”蓝湛推了魏无羡的椅子一把,恰好魏无羡没有坐相,两个椅脚离地没有支撑,被蓝湛这么一推就失去重心连椅带人往后翻。
砰。
魏无羡揉揉摔疼的脑袋,无辜地盯着蓝湛。
蓝湛站起来,看上去并不想扶他起来。
然而蓝启仁他们严重扰乱了课堂纪律,被罚关在乐谱库描五线谱。

这个根苗正红的蓝湛有生之年第一次受罚,脸上写满了憋屈,仍一声不吭地抄乐谱。
魏无羡则胡乱画着:“蓝二哥哥,你看着五线谱像小蝌蚪吗?”
蓝湛没理他。
魏无羡:“你觉得小蝌蚪像生理课上那些小东西吗”
蓝湛:...
魏无羡:“你叔父为什么让我们抄那玩意儿?”
当时魏无羡以将蓝湛处变不惊的脸上怒气值积攒到爆为乐,连江澄都说他:“你惹不起他,干吗还要撩他”
“我乐意啊”
“连我都跟着遭殃”
“你嫌弃你友尽啊”

...
数落完旧时光,魏无羡喝完最后一滴天子笑,酒还是那个味,清醇甘甜,而那人,已有十年未见了。

评论 ( 1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