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给我唱demo的人

给我唱demo的人

 

新生代流行音乐小天王魏无羡同名专辑紧锣密鼓准备中,网站预售以过6万,耶!一巡演唱会也在筹划中,嗷!云梦唱片公司老总又可以边做梦边数钱了。

作为唱跳俱佳的全能歌手,魏无羡有开嗓和体能训练的独门秘方——放狗追。

“啊!救命!救命!江澄你不是人!说好的放金毛怎么带了藏獒!”魏无羡上气不接下气,慌不择路地跳上垃圾桶。

藏敖恶狠狠地立起来朝魏无羡吼。

“再叫切了你小鸡鸡!”魏无羡不顾形象地跺脚威胁。

谁也不知道我们吸粉几十万的新一代偶像会跟一只狗过不去。

Wifi:胡说!分明是这只狗跟我过不去。

 

嗓也开了,汗也出了,魏无羡补充了些食物和水分准备学习专辑备选的新歌。这次专辑的主打歌依旧是舞曲,次主打歌是轻快的甜蜜情歌,除了这两首迎合大众口味的曲风,魏无羡最喜欢的是一首安静婉转的慢歌,词曲都很棒,动情而不张扬,唱demo的歌手声音跟歌曲很服帖,越听越好听。魏无羡学好这首歌进棚子录过十几遍,感觉都没demo唱得好。

为了方便歌手迅速学会歌曲,唱片公司找三四线歌手或者音乐学院学生给歌手录demo,签保密协议,给少许报酬。魏无羡把那首歌拷进手机里,一有空就听,完全迷上了那个声音,找到经纪人:“师姐师姐,我好喜欢那个声音,无论是音色还是技巧都好赞好赞,绝对有潜力!挖过来又是一棵摇钱树!”

江厌离莞尔一笑:“摇钱树只要阿羡一棵就够了。”

魏无羡:“不不,这个人真的很棒,不出唱片真对不起他那嗓子。”

“好好,我让助理去查一下,跟对方联系。”

 

几天后,江厌离跟魏无羡说对方婉拒了云梦的邀约。

一般像江厌离这样兼具气质、口才与头脑的经纪人出面,没有搞不定的。

江厌离猜测:“那只有一个可能,他给你录了demo后马上跟其他公司签了约。”

魏无羡点头:“我就说么,那种好声音怎么会埋没。”

江厌离:“要继续挖人吗?”

魏无羡:“不用了,我期待今后乐坛出现这个声音,绝对会第一时间认出来。”

江厌离笑了,无奈她乐感不佳,外行人只能看看热闹,只知道魏无羡是高山流水遇了知音。

 

魏无羡是个奇才,喜欢周游世界跟不同语言的人混在一起,不管什么样的歌曲都能被他吃透,天生歌王。当时云梦公司的优质歌手被温氏恶意挖墙脚,面临人才危机,魏无羡也只因与江家的交情,放弃了在米国知名唱片公司做实习生的机会,回国挑起云梦当家小生的重担,后一夜爆红。

 

魏无羡等了一年,没有等到那个久违的声音。

 

第二年金曲颁奖礼,他在嘉宾席上遇到了同行蓝氏唱片公司新出道的美少年组合 blue boys,队长蓝思追礼貌地行礼:“魏前辈好”

蓝氏唱片也是老牌唱片公司,以实力和口碑著称,CEO是音乐教父蓝启仁,当家是行走的CD机蓝曦臣(最后你们发现是行走的读弟机),今年破天荒地推出了偶像组合。

魏无羡本随性,也跟小辈打招呼。

蓝思追拿出笔记本:“魏前辈能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魏无羡对于粉丝一向厚爱有加,大笔一挥签下大名,顺口问:“你听我的歌吗,最喜欢哪首”

这回连旁边的蓝景仪拼命点头:“听听听!”

“哈哈哈...”蓝景仪说:“思追哥最喜欢前辈最新专辑里的《陈情》,睡觉都在唱”

“为什么?”魏无羡一惊,这首虽然他本人超爱超爱,但跟专辑里其他歌曲比起来,在各大音乐榜单、电台和app的点播率已经算很冷门了。

蓝思追说:“很喜欢这首歌,但怎么唱都唱不好,唱不出你的韵味。”

魏无羡摇头:“不不,我也只是把它唱到对得起买CD的粉丝的程度而已。你没听过真正的原唱。”

“原唱?”蓝景仪问,“原唱不是思追吗?”

魏无羡:“?”

蓝思追:“是这样的,这首歌的版权先被我们公司买下,我看到词曲很喜欢,但始终唱得不好就转卖了。”

魏无羡:“原来还有这个环节,有意思。这首的确很难驾驭,但你们的大男神应该能唱吧?”

蓝思追刚想开口,魏无羡被主持人请上台颁奖。

蓝景仪八卦地凑过去说:“真人比屏幕里更好看,难怪...”

蓝思追:“景仪,别瞎说。”

蓝景仪:哼唧

蓝思追:“你趁机多学学是前辈的台风和舞步,再把你那边唱边喘的毛病给改了”

蓝景仪:“知道了,小古板”

 

蓝氏有三古板,老古板蓝启仁,小古板蓝思追,至于大古板么...

 

魏无羡下台,蓝景仪热情地凑上去:“前辈你太帅了,简直是我偶像!”

蓝思追:“前辈的气息很稳,可以求教有什么方法吗?”

魏无羡很明智地把被狗追改成了长跑:“颁奖礼结束后我没通告,我们可以找个地聊。”

“可以吗!”蓝景仪星星眼。

 

魏无羡没有太多保留地讲了些发声和练歌的心得,另两个男孩很是感激。

蓝景仪:“前辈你太好了!”

蓝思追:“多谢前辈对后辈的提携。”

魏无羡:“应该的,我年轻时也在你们的苏州本部培训过。”

“什么年轻呀,前辈现在也很年轻么”蓝景仪抱大腿道。

蓝思追:“我怎么没听过这事?”

魏无羡:“那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唱片公司之间的关系很融洽,会派练习生相互交流。”

蓝景仪:“现在都被温狗搞得乌烟瘴气。”

魏无羡举杯:“所以你们更要加油哟,干了。”

蓝景仪:“我们不能喝酒”

蓝思追缓缓道:“前辈,公司有门禁,我们先回去了,失陪。”

魏无羡:“好的好的小朋友再见。”

 

天王劳心,目送后辈离开时没被狗仔跟踪。

门禁啊,真是千年不变的古板规定。

天王一袭黑衣走进黑夜,轿车遥控器滴的一声显得格外寂寞。

那个人,已经从小古板长成大古板了吧。

 

你放过我,天子笑分你一瓶可好?

 

=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02 )
  1. 酽谌卿阿汐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