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19

魏无羡生日前夕,沈清秋通知蓝湛跟去外地出席一个学术交流会,这下可好,不仅不能陪魏无羡过生日,连他的礼物都来不及做,于是,蓝湛出发前几天除了吃饭睡觉,基本都在实验室过。蓝湛准备了很久,第一次自己设计自己动手,磕磕碰碰着坐了很久,遇到过不少问题,但他很享受这个过程。

“电极管有问题。”洛冰河鬼一样地出现,吓得蓝湛一个冷颤。

蓝湛按照他说的检查一下,果然局部线路有故障,不得不说洛冰河还真有几把刷子。

“送给小情人的?上次那个小贫嘴?”

“只是朋友。”

“别嘴硬了”洛冰河笑得邪乎,“生日快乐?你小情人什么时候生日”

“大后天”

“那我叫老师带你出去交流,是不是刚好坏了你的好事?”

“原来是你的馊主意。”蓝湛没想到洛冰河肯放任沈清秋一个人去外地。

“我是听从了你的建议。”

“地址给我,我保证当天寄到你小情人手里”

蓝湛疑惑地看着洛冰河,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过。

“作为助教帮助学生是应该的,而且老师一个人出去,还要拜托蓝同学多多照应。”

蓝湛这下明白过来了:“你这算盘打得好,寄个快递既赢得了教授的好感,又让我免费给你做眼线。”

洛冰河不置可否:“你现在应该说,麻烦洛助教帮我寄一下快递。”

蓝湛无奈地摇头,真不知道教授看上了你哪点。

 

魏无羡生日当天,同学朋友的祝福信息不要太多,关系好的几个哥们还给他开派对,收到蓝湛的礼物时更是心花怒放,当即给他打了电话。

“蓝湛,礼物收到了谢谢你这么有心。另外好多女生想问你这套哪里买的?”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我们的含光君充满期待的地握着电话,本来还有旁人不易察觉的幸福表情,被魏无羡这一下问得崩塌,含光君顶着一张冰块脸,碎得体无完肤。

魏无羡知道蓝湛有心,却不知道对方有心到何种程度。

于是,我们的蓝小湛心有委屈地说:“我这边不方便说话,先挂了。”

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

暑假到了,今年魏无羡家的枇杷卖得很好,他不用再去山里了。魏无羡刚回到老家就收到了各种约约约,江厌离约他喝茶聊天逗小宝宝,江澄约他唱K溜冰打游戏,绵绵约他逛街看电影,温宁约他看球赛下馆子,魏无羡每天早出晚归档期排得满满。

小城开了第一家星巴克,小城不大,很容易遇见熟人,魏无羡和绵绵喝咖啡时就遇到了蓝曦臣跟孟瑶。

魏无羡自然而然地问:“蓝湛呢,怎么最近都没看到他。”

蓝曦臣内心吐了口槽,还不是被你冷落的:“小湛带弟弟们看电影去了。”

 

孟瑶找了离魏无羡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一脸八卦:“那个不会是魏无羡女朋友吧?”

蓝曦臣:“没那么快。至少从他的表情上看,对那女孩没意思。”

孟瑶:“你不急吗?我都替你弟捏把汗。”

蓝曦臣:“你急什么?”

孟瑶瞪了眼紧张道:“能不急吗?我是感同身受。虽然以你最好的朋友自居,却永远不能逾越这条鸿沟,还担心你被人拐跑。”

蓝曦臣抚额:“阿瑶。”

孟瑶:“我也知道你压力很大,作为嫡长子家里已经有一个GAY小弟了,你怎么可以再出柜。”

(瑶妹的画风突然好可爱,突然不想把他写成boss了。)

蓝曦臣:“你脑洞太大。”

孟瑶不是闲得住的主儿,看着魏无羡又跃跃欲试:“真想帮你弟一把。”

蓝曦臣依旧那个回答:“小湛的事他自己清楚。”

 

绵绵:“刚才那两个人时不时看我?”

魏无羡:“恭喜你!不论被哪个看上了,都是不错的婆家,蓝家我就不用说了,那个孟瑶听说是金家的私生子。”

绵绵:“你这都知道!”

魏无羡:“趁他认祖归宗前把他拿下就赚到了罗大美女。”

绵绵哼了一声:“我又不是那种物质现实的人!”

说完又补刀:“他太矮了!”

魏无羡:“那就蓝家蓝家!蓝家多好,家风严谨老公出轨率很低,家人素质高会避免很多婆媳纠纷和财产纠纷,家产足你就等着做阔太太吧。”

“要做你去做。”绵绵扁扁嘴,这个死人,辩论起来那么机灵,这种事怎么这么迟钝,还不停把别人推销给她。

“我也想啊,我要是女的早就去追蓝湛了。”魏无羡随口一说。

绵绵沮丧地垂下头,要让这木鱼脑袋开窍比登天还难。然而,这种沮丧感蓝湛已经体会过很久了。

 

❀❀❀

魏无羡跟温宁一起玩射箭,两人都是第一次玩,明显魏无羡玩得更好些。

温宁软软地说:“魏哥什么都比我厉害”

魏无羡拍拍他肩膀:“没什么厉害不厉害,你啊,就是太没自信了。你看你多好一小伙儿,又帅,脾气又好。”

温宁傻傻地点点头。

 

❀❀❀

魏无羡很久没跟江澄一起弹琴了,太久没练难免生疏少了默契,练得不太顺利,江澄那燥脾气一下子就上了火,魏无羡在朋友面前又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不肯退让地嚷了几句,两人就吵上了。

“哼!不跟你玩了,我改古典琴找蓝湛去!”魏无羡啪地一声甩上门气呼呼地走了。

江澄想到去追时,呵呵,[系统提示:你的好友魏婴已晋升为人妻,如想呼叫,请先向含光君申请批准]

==

蓝湛,蓝湛,蓝湛,魏无羡此时好像特别需要蓝湛。

蓝湛是他人无可替代的。

蓝湛话不多,一旦开口,绝对没有一句废话,也绝对不会像江澄一样不想听什么他偏偏说什么,也不会像跟绵绵说话,记着男女有别,既不让她觉得见外,又不让她想入非非。

魏无羡心里闷闷的,堵堵的,立马给他打了电话。

“你找我?”蓝湛接起电话,背景里有孩童的嬉闹声。

“蓝湛,你有空吗?”

“今天?叔父让我给弟弟们辅导功课。”

“这么不巧?”魏无羡发现自己真的很想见到蓝湛,而且意愿很强烈,“我能过来吗?我保证不捣乱。”

 

蓝湛有些意外,魏无羡不是忙得很吗,怎么今天突然想到自己了。他肯来,蓝湛自然是欢喜的,让蓝思追盯了会儿小辈们自习,回家迅速冲了个凉再穿戴整齐,从冰箱里拿了瓶酸奶再回到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两三年没来不记得路,蓝湛骑车去村口接他,七月午后的骄阳毒辣辣地炙烤在头顶,每一寸皮肤都在蒸桑拿,自行车才几分钟就被晒得滚烫。魏无羡站在小卖部屋檐下的阴凉处等着,远远看到蓝湛骑过来,突然有种见着白马王子的感觉,心砰砰跳起来。

蓝湛停下车,长腿越过鞍座,魏无羡觉得那动作帅气利落,看得有些呆滞。

“热不热?”蓝湛走近,才骑了几分钟他已浑身是汗,汗水浸湿了前领和后背。

魏无羡傻乎乎地盯着他,觉着流着汗的蓝湛有种异常的吸引力。

蓝湛拿出酸奶,用手探了探温度刚好,再跟吸管一起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捏着吸管呆呆地不知道戳进去,认识蓝湛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见魏无羡犯着愣,蓝湛看了看这天色:“这天真热”

魏无羡大脑一片空白,视线被蓝湛的举手投足所占据,蓝湛一说话,他就盯着那两片唇瓣,暂时丧失了思考和语言能力。

蓝湛干脆帮他戳好酸奶把吸管送魏无羡嘴里,魏无羡机械地吸着吸着吸完了,蓝湛说:“走吧,去竹林凉快凉快。”

“哦”魏无羡听话地抬臀坐上自行车后座,没顾上金属后座被晒烫的温度,“哇!我的屁股!”惨叫着跳下了车。

“没事吧?”蓝湛关心地问。

“没事没事”蓝湛在小卖部买了件雨衣当做隔热垫放后座,魏无羡感激地坐了上去,他有些紧张,放在平时早把手搭蓝湛腰上了,可他不敢,心跳快快的,脸上热热的,脑袋糊糊的,感觉怪怪的。

蓝湛骑着车问:“什么事大老远的大中午跑来?”

魏无羡找了个理由:“想看看你帮我养的兔子长大没。”

蓝湛:“大得多了,还跟后山的野兔生了一窝”

“这么厉害啊我家兔兔,把你家兔兔给拱了哈哈哈哈”魏无羡说完发现自己讲了个黄色笑话,捂嘴盯着蓝湛的背:卧槽!我都说了什么!

然而,蓝湛并没有呵斥他,也没有取消他,而是风淡云轻地说:“兔子来了之后山里热闹了多,弟弟们也很喜欢。”

魏无羡:唔蓝湛你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这么好,这么好,唔!魏无羡一个走神,右脚脚踝伸进了车后轮轱辘,又一声惨叫。

“你呀”蓝湛真拿他没办法,蹲下来检查伤口,“还好伤口不深。”

魏无羡这下完全痛清醒了,可看着蓝湛还是好帅怎么办。

 

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坐在小竹屋的最后一排,看似在玩手机,其实在偷看。

看得出来,蓝湛在小辈和后辈中是很有威严的,好几个都是在最爱玩年级的小男孩被蓝湛一瞥就乖乖写作业了。

蓝湛时不时弯腰辅导孩子解题,魏无羡眼疾手快点开相机按快门。

突然,蓝湛发现了什么般,转过头来。

魏无羡吓得手一抖,手机掉在地上。

蓝湛拍拍小孩脑袋,缓缓走过来,疑惑地看着正在检查手机有没有摔坏的魏无羡。

魏无羡笑得很傻,他想这是他有生以来笑得最傻的一次:“思追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拍几张”

蓝思追:又躺枪了。

 

==

说到做到,小wifi终于情窦初开了

 

话说前几天玩手游被一个叫[含光君]的道长秒杀了,我非但没有杀回去,还狗腿地私信一句:“嗷嗷嗷含光君!”

然后,人家加了我好友。

然后,我们已经愉快地聊了起来。

然后,我想着改游戏名,我跟[含光君]说我想叫 蓝启仁。

应该是顶这个皮的妹子说:“这么凶残!”

评论 ( 8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