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18

M大一年一度的体检时间到了,我们的男主角当然都是健健康康的小年轻,嘻嘻,我才不会写什么期期艾艾的绝症梗呢。
魏无羡比蓝湛体检得早几天,他对排队向来没有耐心,拿着体检单找人少的科室先去检查,看到[内科]的门牌,里面才两三个人,就进去了。
“脱裤子”
“哦”魏无羡想也没想就脱了裤子。
5分钟后,魏无羡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实验室,蓝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虽然他设置了行云流水般的钢琴曲,但是看他似乎本来就有点不爽的助教不友善地看了过来。
蓝湛一看到来电提示的人名,赶紧切断实验台电源,跑出去接。
“蓝湛。。。”魏无羡的声音听上去又委屈又虚弱。
“怎么了?”
“友情提示,你轮到体检的时候放弃肛检,那滋味真是...”
蓝湛放下吃味的心思,安慰道:“定期的肛门检查可以预防痔疮、肛肠炎等病症。”
“可是好痛!我现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刚才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我以为那医生只是过来按按肚子”
“你第一次做这类检查?”
“嗯”
“没事的,过会儿就好了,你休息一下。不介意的话以后可以来我家的诊所检查,仪器照照就行了。”
魏无羡嗷了一声应下来,有个贵族死党就是好:“收费贵吗?进医保吗?”他想了一下又补充,“贵也值了,我来我来,疼死宝宝了。”
到那天蓝湛肯定不会让魏无羡这小财迷自掏腰包的,他又安慰了几句,问:“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好点了。”
“那就好,我先回去做实验,下课给你电话。”
“没事我好多了,你忙你的吧”
“好”
魏无羡某些脆弱的部位很怕疼,蓝湛记得死牢死牢,后来干起活来时极尽温柔,却又淋漓尽致。
(话说我用这八个字污出了新高度,嗷!)

蓝湛离开这么久,实验早黄了,又要重头开始做。沈清秋的作业布置得不是很急,但依蓝湛的性子,自然不会把事情拖到第二天,晚上来到实验室完成。实验大楼的门禁卡还没建好,蓝湛找保安开了门后进去。进去后,蓝湛好像听到了有人说话,一开始还以为是其他同学在用功,可再走近一听,他就警觉地停住了脚步。
“放开我”
“如果不放呢?”
“不要在这里,会有人...”
“不会的,老师”

那时候的蓝湛根正苗红,唯一歪的就是对魏无羡的小心思,眼里哪里容得下眼前光天化日耍流氓的戏码,见义勇为的热血小青年一个马步上前左勾拳右勾拳把吃得正爽的助教掀翻在地。
“沈教授,你没事吧?”不知道自己已经做了了不得的事的蓝湛粗神经地问。
沈清秋系好被扯开的领子,整整衣服,没有比学生撞见自己跟洛冰河实验室play更丢脸的事了,简直刷新了羞耻度的最高值。
要不要帮教授报警?洛冰河这种色胆包天吃到教授头上的,让他待在M大会有多少人遭罪?
“老师,他打我”洛冰河分腿坐在地上,像个讨糖吃的小孩。
沈清秋的脸一阵青一阵红,走上前扶起洛冰河低声对他说:“别闹了”。
蓝湛这一秒也意识到了尴尬,怎么说一个是教授一个是助教,而且看沈清秋的态度并非不情愿,事情好像并非他看到的那样,大人们的世界真复杂。不过蓝湛的高情商立刻上线:“洛助教对不起我刚才远远地看到沈教授有危险,没认出来是你。我宿舍钥匙求这儿,拿了就走,你们慢慢聊。”
蓝湛迅速地撤了。
沈清秋阴着脸。洛冰河黏上去:“老师,生气了?”
“跟你说了不要在这里”
“放心,我负责封住他的嘴。”洛冰河动动筋骨,这臭小子还有两下子,他揉揉身上的乌青指给沈清秋看,“老师,他下手好重的”
“走吧,回去给你上点药。”

❀❀❀
魏无羡的体检结果出来,除了有点亚健康外身体很好,身高也在不知不觉中窜到了一米八多,不知道是不是蓝湛总买牛奶给他喝的缘故。
今天他接到江厌离的电话,说她快要做妈妈了。
魏无羡一个咆哮比当事人还激动:“真的?预产期什么时候?”
“下月月底吧”
“好好好,我翘课来看你和小宝宝~~”

魏无羡约蓝湛去市区给未出生的小宝宝买礼物,顺便买几条牛仔裤,腿长了,没得穿了。
“啊蓝湛你看这个小衣服好可爱”
“啊这个小鞋子都没我手大”
魏无羡买了大包小包,还跟店员杀价剪掉了零头,蓝湛默默笑着帮他拎了大半:“你跟江家人关系特别好吧”
“我爸妈跟江叔叔一起创业,把我丢给江奶奶,我和阿姐阿澄一起长大的,他们跟我的亲姐弟一样。”
“嗯”蓝湛点点头,心想金家和江家的小祖宗出生,家族里也会准备贺礼。

果然蓝家也在准备,蓝曦臣打电话来隐晦地问蓝湛在大学里有没有交女朋友。
“没有就好...是这样,金老夫人有些迷信,希望其他家族在江小姐分娩前带着还是童子身的男孩去。”
“愚昧”
“你就别吐槽了,家里本来让我和思追去,可我现在刚找到实习单位,走不开。”
“知道了,我会去的。”一想到又能跟魏无羡一块儿,蓝湛爽快地答应了。
蓝曦臣准备好的劝词都还没拿出来说,嗯,弟弟果然转型了,越来越懂人情世故了。

❀❀❀
金家别墅
宾客们坐在会客室等候消息,江厌离已经进手术室里。
“希望阿姐顺利。”魏无羡坐在沙发上祈祷。
蓝湛坐在他身边安抚他:“放心,金家应该请了最好的医生。”
“最好是男孩。像思追一样乖的男孩”魏无羡戳戳在一旁默默看图画书的蓝思追。
蓝思追抬头看看魏无羡,又看看蓝湛,低头继续看书。

两家的小团子终于降世,如金夫人所愿是个大胖小子。
魏无羡瞅瞅一眨不眨盯着小团子看的蓝思追开玩笑:“喜欢不,喜欢给你做媳妇儿”
蓝湛把自家堂弟往后拉:“玩笑不能乱开。”
蓝思追认真地思考后问:“他跟你一样好玩,我就让他给我做媳妇”
魏无羡得寸进尺地问:“要他干嘛,干脆我给你做媳妇喽”
蓝思追小脸一愣,下意识地用余光触碰蓝湛的眼神,瞬间被冻得碎成冰渣,揉揉摇篮中小婴儿肉呼呼的小爪子:“我还是更喜欢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
魏无羡:“原来你喜欢猪”
小婴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月嫂急急忙忙进来。
==
金凌:魏无羡你这个老不正经的,敢跟我抢老公!
魏无羡:你拿错剧本提前上场了,回摇篮喝奶去
魏无羡:还有,我也算你半个舅舅了
金凌:风太大我听不见

❀❀❀
经过蓝湛一段时间的观察加推断,算是把沈清秋和洛冰河的相处模式给摸出来,洛冰河这个人占有欲极强,一旦沈清秋不在他掌控范围内,他就会进入黑化狂暴模式。
有个雷电交加的晚上,可怜的单身狗蓝湛在实验室一次次试验给魏无羡准备的生日礼物,洛冰河落汤鸡一样闯进来问:“看到沈清秋了吗?”
蓝湛无辜地摇摇头。
他叫他沈清秋,直呼其名,说明他现在很急很燥,忘乎所以。
蓝湛很快猜到:吵架了。
蓝湛不会管别人闲事,继续埋头排线路。

半个小时后洛冰河回来,比刚才更落汤鸡一些,不停地按着手机通话键,最终绝望地放下,问:“你说,他能去哪儿?”
蓝湛无辜地摇摇头,你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洛冰河带着点酒意,似乎把蓝湛当作唯一可以吐露心声又不怕他说出去的树洞般,断断续续地说了他们的过往。感情的事,当局者越显得迷,旁观者越看得清,蓝湛又是那么捋得清的人。
“你必须先懂他,了解他的索求,而不是把你的心你的人一齐捆绑销售。给他空间,他的包容和妥协,换来的应是你的信任,而不是束缚。不强迫他做任何他不愿的事,哪怕最终的结果是你一无所获。”说着说着,蓝湛的思绪被魏无羡占满。或许,一无所获。
“你懂个屁”洛冰河歪着头,“纯情小男生,电视剧看多了吧。”
蓝湛轻笑:“我喜欢的人每天跟我打电话发短信,每周约我吃饭,看着我总是笑嘻嘻的,他喜欢跟我一起自习喝饮料压马路看星星,绝对不会躲起来不理人。”
洛冰河有点被说中,他最不爽的就是沈清秋的放松自如都是跟别人在一起时,但自傲的他又怎么甘心被一个小毛头给比下去:“但是你至今还没把他拐上床,我就是比你有能耐!”
“这都看得出来?”
“你浑身散发着小处男无处发泄的荷尔蒙。”
蓝湛不自觉地抓起自己领子嗅了嗅,这么明显了,可某些人就是闻不到。


在广大读者的呼吁下,下章一定让wifi开窍,
相信我~

评论 ( 8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