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16

蓝湛在校庆之夜一夜爆红,成了校网BBS头条,他并不知情,或者说当作并不知情。当他还是个糯米小团子跟在蓝曦臣后面当小尾巴时,太多人夸赞过蓝曦臣的高颜值,以至于轮到他自己的长相被夸时,快要听出茧。
团子蓝小湛的内心是这样的:你们这些愚蠢的地球人,能换些新词吗?你们这些肤浅的地球人,能不以貌取人吗?你们这些世俗的地球人,爪子离我哥远点!(突然有了新脑洞,汪叽是wifi的宠物猫哎哟好激动好想写!)

魏无羡打工打得好好的,又被一个学姐安利拉进了辩论队。M大新生辩论赛年年都有,辩论按理说是法学系的强项,然而,据学姐说,他们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夺冠过了,法学系小,学科又枯燥,考试靠死记硬背,人才都在管理金融语言几个大系。
学姐认识魏无羡后,觉得是可造之材,一点都不嫌弃他带有夷陵口音的普通话。
事实证明学姐的眼光不错,魏无羡头脑灵活,记忆力强,还有股别人没有的气魄。魏无羡一开始图个新鲜玩玩看,辩了几场后辩上了瘾,晚上都扎在图书馆里看技巧书、论据大全和比赛录像。当然,蓝湛全程作伴。
男人认真的样子真的很...令人心动。
蓝湛也有点意外有一天会跟魏无羡面对面对着傻傻地看他用功,明明以前觉得他是那么吊儿郎当的小混蛋。
殊不知无形中改变着魏无羡的也正是蓝湛自己,魏无羡那么努力才能坐在蓝湛身边,还让他给坐稳了。

魏无羡第一次代表系里上场打比赛还很青涩稚嫩,会紧张、会发抖、会口胡、会说病句,会表错意,会被对方辩得哑口无言,以惨败收场。
魏无羡不高兴,一个人坐在操场的台阶上喝酒,一晃神,看到一个人影坐下。
“我身上装了GPS吗?这么容易让你找到”
“或许是WIFI”
“难得你会开玩笑”魏无羡用起子开了瓶酒递给蓝湛。
“我不喝”
“家规真严。蓝湛,按理说你的人生被这么多条条框框束缚着该有多无趣,可你看上去总是无欲无求。我想不明白...难道因为到达了一定境界后就...”
蓝湛沉默着,然后就着魏婴喝到一半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原来是这个味道。我并非你说的那样,而是并未见识过何谓有趣。”
“哎,你总是这么会安慰人。”魏无羡有点晕,后仰躺下:“周三晚上你不是有课的吗?”
“翘了”
蓝湛回得干脆利落,魏无羡眼里两个大写的吃惊,“蓝二公子翘课啦!蓝二公子喝酒啦!”
“嗯,还打过架。”
魏无羡突然笑了,撑起腰坐起来给蓝湛超级热情的拥抱。
蓝湛受宠若惊,明白自己现在即便是回抱一下或者做出比魏无羡更热情的举动他也不会怀疑什么,但蓝湛觉得自己这样的行径太像吃豆腐。他一动未动,承受着魏无羡的体温和味道,醉了。

❀❀❀
魏无羡的性子是无所谓就插科打诨,上了心就全力以赴,连琴行的活儿都暂时辞了,完全进入备战状态,时时刻刻都在辩论,睡觉时还振振有词。
==
小剧场
某次事后,魏无羡心满意足地睡得死沉死沉,蓝湛洗澡回来刚想躺下,被魏无羡一脚踹开:“对方辩友,这是我的位子,你的位子在对面”
蓝湛:......
==
三五场后,法学系总决赛,魏无羡总算积累了一点经验,愈战愈勇,每天吃一颗金嗓子,坚持锻炼半小时不感冒不发烧,保持以最好的状态打入四强赛。
(于是你们想看什么wifi生病汪叽暖心小天使的戏码我是写不来惹)
最终,法学系夺得季军,却也是近几年较好的成绩,魏无羡自然不会像开金手指一样什么一炮走红被评为最佳辩手,我们写文不能玛丽苏,嗯,但是他的潜力和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被拉进了校辩论队,那些年打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比赛。

辩论赛告一段落后,魏无羡又迎来了人人都要面对的英语四级,而他高三突击的英语忘了差不多,大一又学了个渣,现在准备再恶补几天。
由于长时间断档,魏无羡在自习室怎么都看不进书,做一题错一题,索性捅捅蓝湛胳臂:“我们去喝杯饮料吧”
大学外面开了很多店,餐饮、服装、娱乐样样都有,魏无羡一个脚滑拐进几家店逛得挺开心才想起来被遗弃在自习室的英语辅导书:“走吧,还要复习呢。”
“要不这次先不考了,下学期再考吧。”
啊?啊?啊?魏无羡完全懵逼,这是蓝湛在跟我说话?这是蓝家的人在跟我说话?这是蓝启仁最得意的弟子在跟我说话。
这跟预设的台词不一样啊。
魏无羡懵逼中,蓝湛接着说:“你这段时间把自己逼得太紧了,需要放松一下”
魏无羡差点哭出来:“昨晚我妈跟你说了差不多的话...”
蓝湛伸手摸了摸他后脑。
魏无羡享受地闭上眼睛。

校门口最繁华的那条小路上,晚八九点的高峰期真可以用熙熙攘攘来形容,学生们穿着时髦而廉价的衣服有说有笑地经过,小旅馆的招牌灯暧昧闪烁,台球店和ktv生意正爆。
少年人彼此沉默地走过每一秒喧嚣,竟不知不觉把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九遍,一人想着对方,另一人都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

==
存档留个提纲
冰妹上线
绵绵上线

评论 ( 2 )
热度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