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13

魏婴,哦不,现在要称他为魏无羡同学了。
魏无羡小时候父母工作忙,经常把他扔到江家蹭吃蹭喝,虞夫人不在时,江厌离机缘巧合地练了一手好厨艺(可见魏无羡是多么的会蹭饭)。魏无羡对于蹭饭这件事从来不脸红,蓝湛家第一次去时他还规规矩矩装客气,现在他又累又困当做自家一样直接走进客房浴室:“蓝湛你借我件衣服穿放浴室里我洗澡了”
蓝湛去衣橱找衣服时还有点感觉不可思议,啊,魏婴在洗澡?
蓝湛捧着衣服敲了敲浴室门:“我...我进来了”他竟然结巴了。
魏无羡嗷了一声,蓝湛开门进去,看到淋浴房磨砂玻璃后被水滴淋着的轮廓。
滋——蓝湛感觉自己快要流鼻血了。
“魏婴,我放在脸盆里了,盆是干净的”
忽的一下,魏无羡打开淋浴房钻出头:“叫人家新名字啦~新名字~”
魏无羡剪了个短寸,被水一冲活像只被削得只剩果肉的菠萝,尽管如此,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蓝湛同学还是把他看成了出水的芙蓉。
“我出去了,你饿不饿我做点夜宵”
“好的呀,谢啦~”一想到能在睡前美美地吃上一顿,魏无羡满足地眼角上扬朝蓝湛笑了下,蓝湛面无表情地退出关上门,捂住流出的鼻血,擦干净乖乖地走进厨房。

“蓝湛——怎么给我两件秋衣没给我秋裤哇~”这一声叫得够响,把蓝曦臣给叫醒了。蓝曦臣揉揉眼睛下床打开门,看到两条白皙的大长腿立在客厅里:“嗨,魏同学”皮肤真好,蓝曦臣想。
魏无羡看到身穿连体奶牛睡衣的蓝曦臣:“嗨,大哥~”睡衣好看,魏无羡想。
蓝湛举着锅铲闻声出来,看到两条白皙大长腿的魏无羡和连体奶牛蓝曦臣遥遥相对,顿时醋意横生:“你怎么不穿裤子”
魏无羡无辜道:“你没给我裤子”
蓝曦臣头一回发现自己在弟弟的世界里略显多余,我还是回去睡觉吧。

蓝湛把床让给魏无羡,自己打了地铺,魏无羡说了一百遍他从小到大睡惯了硬板床,他没理。
后来蓝湛在地板上辗转反侧,听到了魏无羡在席梦思上辗转反侧,才问:“你真的只睡硬板床?”
魏无羡:“是啊,我奶奶说睡得硬对脊椎好。”
“哦,那换吧”两人对调了位置。

5分钟后,蓝湛抱着被子下床蹲在魏无羡身边:“我也想脊椎好。”
“来吧”魏无羡拍拍木板,往里翻了翻让出半个铺盖。
魏无羡又翻滚了几下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说:“蓝湛...谢谢你”
谢什么啊。蓝湛望着黑暗中身侧隆起的被窝,暗道:其实这样,也挺好。

❀❀
魏无羡成功更名后,人跟开了花一样四处招摇,比如趁江厌离结婚前多蹭几顿饭。
“谢谢阿姐!”
“你啊,就是嘴甜。”
“嘴甜不好吗?嘴甜才有甜汤喝。”
“是是是,就你讨人喜欢。”江厌离把剩余的甜汤倒进保温桶,“我去午睡了,你回家前记得把汤带走。”
江澄嫌弃地撇撇嘴:“阿姐都不给我做好吃的,凭什么给魏婴做!”
魏无羡:“叫我新名字,谢谢。”

魏无羡拎着保温桶骑上车,又遇到了温宁。
“魏哥”
“乖,又上补习班去?”
“嗯,成绩不好,家里愁。”温宁瞅了瞅魏无羡车篮里的保温桶。
“要来一点吗?江澄阿姐做的特好吃”
从此,温宁知道了江家长姐很会煲汤。

❀❀
魏无羡在[我要上清华]碰到了蓝湛(我都快要忘了这家店了):“嗨~蓝湛”
蓝湛眼前一亮:“这么巧?你买什么?”
魏无羡:“2B铅笔,你呢?”
蓝湛:“我堂弟要上学了,买点文具”
魏无羡:“堂弟!就是跟小兔子一样又软又萌的小堂弟,好像叫思追吧?我也要买!算我一份!”

打那时起,蓝湛从曾经的醋包.plus经年累月进化出强大的内心,被迫的,无论魏无羡在外多受欢迎追捧、多招蜂引蝶,只要他在浮华过后能想起蓝湛。
魏无羡夺人的光彩如城市中绚丽的夜景,而安静睡觉的魏无羡、安静阅读的魏无羡、安静地说着情话的魏无羡,只留给蓝湛一人。

两人挑选文具时,柳溟烟走进来:“魏同学,一模有进步,再接再厉。”
魏无羡开心道:“成绩出来了吗?那老师你看我有希望跟蓝湛上同一个大学吗?”
一般这个时候柳溟烟会多鼓励学生,但是她很明显地注意到了蓝湛的微表情:他害羞啦!
天辣尖子生蓝湛害羞啦!
脑部一万字青春校园竹马文的柳溟烟处于美好的遐想中许久,发觉被魏无羡问:“老师,我还有救吗?”
“有救!只要你抱紧你身边这位蓝同学的大腿!我还有事先走啦!”
好险,差点在学生面前暴露出耽美狼的本性,柳溟烟开车溜走。

❀❀
三模过后就是高考,一考完魏无羡就对着答案估了估分,一周后分数出来还不错,跟蓝湛钻一块儿填了一模一样的志愿交给学校,才放心地买了去山里的车票。
对,山里。我们的蓝二同学好不容易等到高考结束,却没能约到魏同学一起毕业旅行,而是接到了挺不容易的魏同学要去山里帮父母种枇杷的消息。

“你是不是想去找魏同学?”蓝曦臣啃着香草味冰淇淋问。
“没有。”蓝湛为了掩饰心虚,一个激动报了驾照培训班。

=
今天又被自己骚包而朴实的文风感动得想哭
快上大学啊快长大啊快开窍啊wuli wifi君

评论 ( 1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