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12

蓝湛还未成年时,族中长辈都夸这孩子长得清清秀秀、纤尘不染,要说蓝湛这辈子的魔障,连蓝曦臣都要惆怅地叹口气,真不幸是魏婴,又幸好是魏婴。

蓝曦臣的鼓动让蓝湛着实吓了一大跳,那还是从小到大以之为学习楷模的大哥吗?似乎看穿了弟弟的心思,蓝曦臣解释道:“规矩是祖上定的,而时代在进步,待我接手家业后,也正打算废除不合时宜的落伍家规。”简言之,大哥就是你的天,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当然,蓝曦臣不能把话说这么透...显得他很傻白甜,未来家主的形象还是要维持的。不知为什么,蓝曦臣对魏婴没来由的有好感,大概是弟弟第一个带回家的朋友吧,因为稀有,才显金贵。

得到了蓝曦臣的首肯,蓝湛约了魏婴去藏书阁。

 

“哇!蓝湛你家的书真多,都是老古董哇,嫁到你家才叫真正的嫁入豪门啧啧”魏婴对着蓝家的书海感叹。

蓝湛有些忍俊不禁:“怎么个豪门法?”

魏婴:“这些书肯定能卖很多钱”

蓝湛:“......”

魏婴:“我开玩笑的,我是想说,你们蓝家培养出来的个个都是社会精英,这是你们家族最大的财富。”魏婴言语里透出淡淡的羡慕之意,蓝湛他爸他妈他叔父他哥还有蓝湛他自己,哪一个不是人中翘楚,就连那个小正太蓝思追,也甩了当地的熊孩子十条街都不止。

蓝湛没有错过魏婴这小表情,他那样子就像偶像剧里憧憬着嫁入豪门的平凡女孩。

如果是女孩,他倒是容易得多,香车玫瑰说上一句“保你衣食无忧幸福一生,嫁我可好?”

可偏偏魏婴是个男孩,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男孩。

“做正事吧”无奈过后,蓝湛一本正经地说:“赶紧选赶紧去改了,万一哪天你妈又改主意了。”

魏婴重重地点头:“谢谢你啊蓝湛~”

蓝湛:“别谢太早,你选到称心如意的名字再谢我吧。”

魏婴眨眨眼:“有你在怎么会选不到~”

 

两个多小时后,魏婴发现取名并非想象中的容易,他有些疲惫地用手托着腮,嘴上叼着一支圆珠笔,侧头看仍在认真看砖头厚辞海的蓝湛。清晰的眉弯在一个俊俏的弧度,挺直的鼻梁在侧脸投影出淡淡的阴影,厚薄适中的红唇微微启合,轻轻念着脑中思索的字。

真好看呢...魏婴想,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人。

想着想着,魏婴的手不知不觉伸了过去,恰好蓝湛感觉到了,一抬头就看到叼着圆珠笔一脸流氓表情的魏婴:“怎么了?”

魏婴盯着自己伸出去不听使唤的咸猪蹄,恨不得把它剁成几段,灵机一动啪的一声打在蓝湛脸上:“有蚊子。”

魏婴一松手,蓝湛脸上留出一片红印,魏婴内疚地低头:“对不起,下手重了,我特别讨厌蚊子!”

蓝湛轻轻地回:“没事。”垂头装作继续找字的样子,其实另一边脸也开始透起了红。

哎呀罪过了,蓝湛脸上红了好久,魏婴想。

 

最后,名字太难选,这个不好,那个不好,魏婴破罐子破摔地说:“不选了,干脆就叫魏远道。”

蓝湛一听,就想起去竞赛的车上魏婴被一群女中的包围,一股醋意上来:“不好!”

“好吧,蓝二哥哥说不好肯定不好,那蓝二哥哥定一个就这个吧。”

“你要我定?”蓝湛诧异地指指自己。

“嗯嗯!”

蓝湛将纸一张张撕开:“将你喜欢的字写好,抓阄。”

“有意思。”魏婴也动手起来,“那你抓一个我抓一个。”

“为什么?”

魏婴没心没肺地说:“以后谁还嫌我名字难听我就说是你帮忙取的,敢笑就是拉低你的逼格。”

 

若干年后魏婴动情以后,撩汉技能上了好几个百分点,捧着蓝湛的脸说:“以后谁喊我名字我就会想起你,心里暖暖的。”

 

魏婴抓好了第一个字,打开是“无”;蓝湛抓了第二个字。打开是“羡”

“魏无羡...喜欢!”魏无羡高兴地蹦了起来,“我现在就想去派出所!”

“快一点了。”蓝湛看看时间,“今天太晚了,你去我家住一晚吧。”

“哈?会不会很打扰?”

“就我哥在。”

“好吧。”想到蓝曦臣那张同蓝湛双生子般但永远微笑的脸,魏婴怎么都讨厌不起来,“那再绕一点点路吧,我不要经过你叔父家。”

“你有那么怕他吗?”

“毕业了就不怕了。”

 

若干年后,魏婴对着蓝启仁邪魅一笑:“老头儿,看我不爽你可以闭上眼啊~”

评论 ( 1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