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6

蓝曦臣告诉蓝湛,处分没有取消,但如果毕业前不再犯事就可以降为警告,警告不会记录在学籍卡上带进大学里。
“还有两年多毕业,你我放心,魏婴做得到吗?”
“大哥……连你也用有色眼镜看他吗?”蓝湛心急地问,他向来从容,这阵子以来都不淡定了。
“小湛,你们的处分是写在同一张纸上的,有一个人出问题就不能降格。魏婴肯定不想让你受牵连,可他不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他。”
“那我就看住他。”
“看不住的时候呢?”
“把他藏起来。”
蓝曦臣噗嗤一笑:“魏婴要是女的我真怀疑你看上他了。”
蓝湛甩门把他关门外,“我要温书了,落下好多课了。”

❀❀❀
下药的事不了了之,打架的事由魏婴和蓝湛背了黑锅。
蓝湛突然想起来魏婴说寄过去采样的矿泉水。
“我哪里寄过什么快递,早被他们毁尸灭迹了。我就掐个慌试探一下,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事。”魏婴踢踢路边的石子。
“你说谎是不是都不眨眼?我当时都信了。”
“我这是正义的谎言好吗!诶,话说回来,你不转学了吧?”
“不转了。”
“真好。”魏婴摸摸蓝湛背后的书包,“我是真的很舍不得你天天想你的~”
真不知羞……说这些让人不知道怎么答的话,难道要我说[我也是]吗。蓝湛尴尬地踢着魏婴刚才踢过的石子。

❀❀❀
魏婴特喜欢课间操出操路上用目光去寻找那个熟悉的挺拔身影。
“嘿!蓝湛!”
他不介意周围人的眼光,无视他们说什么你不配成为蓝湛的朋友,以为蓝湛真要转学时他只遗憾相见恨晚、相处太短。
要是他真有一天为千夫所指,蓝湛还会站在自己身后吧……哦,江澄,也算他一个。

江澄对魏婴评价:“我要是能有你一半撩蓝湛的本事,早把到妹了。”
魏婴撇撇嘴:“江叔叔说了,心无外物,专心念书。走啦,我约了蓝湛。”
“喂——我还没说完呢”

初夏,莲花坞的红莲开得正旺,蓝湛骑车过来,魏婴塞给他一根绿豆冰棍,熟门熟路地带他上了只小木船。木船坐两个人刚好,摇着浆咯吱咯吱作响,蓝湛光洁的钢琴手浸在池里触摸流水:“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美的地方。”
“你从小到大都没来过江家村吗?”
“来肯定来过,印象不深。”
“可不是,你成天被家里管着,能玩到什么?蓝家村有哪里好玩你都说不上来吧。”
“我知道有一处竹林,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云深不知处,是我父母相识的地方。”蓝湛悠悠道来,魏婴听他说话就像在念诗。
“蓝湛,我一直很想问你,你发网上那些诗都是你自己写的吗?”
“我没有设定[仅自己可见]吗”蓝湛有些脸红,“你都看到了?”
“哈?哈哈哈哈哈!”魏婴捂着肚子大小:“蓝湛啊蓝湛,原来你有一个少女心呢”
“不是的,是我家藏书阁的手稿,都不知道谁写的,我没跟你说过吧,我家里有个祖传的藏书阁,以前起过一场大火,很多珍贵的书都烧没了。这些匿名诗我很喜欢,写在网上不会丢。”
“这样啊,嘿下次去你家玩玩呗”
“我家很古旧,你别嫌弃。”
“那就去那个什么竹林呀,诶,我好像饿了”
蓝湛看了看岸边,还望不到头:“我们划回去吧。”
“不用不用,摘些莲蓬吃。你吃莲蓬吗?”
“吃过街上买来的。”
“没吃过新鲜的吧,刚摘的最好吃了。”魏婴扯下一朵莲蓬,拨好递到蓝湛面前,蓝湛欣喜,正打算张口吃,一想:
“诶你,这片池塘有人管的吧。”
“没人,野生的吃吧吃吧。”魏婴托着腮看蓝湛一口一口咀嚼着。
“谁家的小兔崽子偷莲蓬啦!”一个头戴蓑笠的大婶从高耸的荷花堆里划船出来。
“大婶,是我!”魏婴举起手,“我家田里的瓜快熟了来吃哟”
“又是你!魏家小子!”大婶调转了船头。

蓝湛无奈地摇摇头:“你啊……”轻得不能再轻,没有一丝责备。
“怎样啊蓝湛同学,来开我的白卡来扣我的分呀!”
“按照我家祖训,该倒吊着抄家训了。”
“幸亏我没生在蓝家,哼唧。”魏婴伸手又摘一个,“你不摘吗?怕倒吊啦?”
“你小心点。”
扑通,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又亏是夏天,他们掉入水后游上岸,骑上车往魏婴家里赶。
“哎,可惜了那船莲蓬”魏婴光着膀子嘟囔。
蓝湛不由自主地盯着他匀称的肌肤走了神。
“蓝湛,你要穿我这件还是这件?”
“都……都行。”
“哦,我放床上了。”魏婴把衣服一扔,坐下来脱裤子,蓝湛一惊,但想起来闭上眼睛之前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
“你赶紧换呀,会感冒的。”
“哦”蓝湛有些不好意思,他甚至很少在蓝曦臣眼前换过衣服。
魏婴已经换好,双手抱胸看他:“哇~蓝二哥哥你身材真好,这是什么?咦,腹肌,让我摸一下。”
“不给。”蓝湛扭过身,魏婴就扑了上去挠他痒痒,两个年纪尚浅的大男孩滚到了一块儿。
魏婴跨坐在蓝湛腰上笑嘻嘻地看着他求饶,终于肯松开手:“地上凉,起来吧。”他伸出手,蓝湛接过握住。
“魏婴……”
“嗯?”
“没……没什么”
魏婴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弯腰把地上的湿衣服捡起来扔洗衣机:“衣服你穿我的回去,等晒干了我在学校给你。”
“魏婴……”蓝湛恍若未闻地呢喃着。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是因为已经超过友谊的承载量了。
那,是爱情吗?






评论 ( 2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