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4

周日下午,魏婴老早准备好了等着,叮咚门铃响了,都顾不上穿拖鞋光着脚丫子去开门。
“嗨~蓝湛”魏婴殷勤地蹲在地上摆拖鞋,热情地问:“你饿不饿渴不渴累不累?”
“不用麻烦了。”蓝湛问,“琴呢?”
魏婴将蓝湛带到自己卧室,额……客官您没看错是卧室,摆了一架紫色基佬紫电子琴:“这是阿澄的紫电”
蓝湛:“你们都给琴取名字?”
魏婴点头,又指指地上架着大红色电吉他:“这是我的随便。”说着随便地拨弄了几下。
“果然随便。”蓝湛发现认识魏婴以后,原本简单平静的日子可以过得风生水起,直接打开了新世界大门,如同摇滚精神,如同对生活的态度,这是从小接受雅正家训的蓝湛从未体味过的。而在那么容易骚动的年纪,面对闻所未闻的新鲜事物难免禁不住诱惑。那我也给自家钢琴取个名……就叫……就叫忘机吧,蓝湛想。

初次合作总有些磕磕碰碰,但没有比纯粹地沉浸在旋律中更容易使人深陷其中,不知不觉好几个小时过去。
“好饿!蓝湛我们吃饭吧,我妈都做好了用微波炉热一下很快就好。”
“嗯。”
魏婴去热饭,蓝湛在他卧室转悠。
“开饭啦!”魏婴过来叫。
“魏婴,这是什么?”蓝湛指指摆台上的塑料人偶。
“不会吧蓝湛你连圣斗士星矢都不知道”他捡起吉他边弹边唱了几句后问:“听过吗?”
蓝湛无辜地摇摇头。
“蓝湛你有童年吗?”
童年……零零碎碎的记忆中,父亲的黑暗料理,叔父的严厉教诲,哥哥用过的教科书,总是离线状态的母亲。蓝湛无辜地点点头。
“你们家就是管太严了,来,吃点人间烟火。”魏婴夹了块鸡翅到蓝湛碗里。
“谢谢……”加点蜂蜜更好吃,蓝湛想。

❀❀❀
物理培训班
聂怀桑只是坐在以往的固定座位上,没想到被魏婴拎小鸡般拎出去:“嘿蓝湛我跟你讲哟这题我突然想到一个新奇的解答,这样哦,你看”
“诶……你是说”
柳清歌一进教室就看到魏婴跟蓝湛在一张纸上涂画演算,脑袋都快挨到一起。
一个恍惚眼前有些模糊,很多副面容在脑中闪过。

江澄出院了,魏婴自告奋勇负责骑车带他上放学,江澄原本是开心的,但是后来他发现魏婴无论说什么都能把话题往蓝湛身上拐。
“阿澄我跟你说哦蓝湛不愧是三岁开始学钢琴的手指真灵活”
“阿澄我跟你说哦下周我要跟蓝湛去市里参加竞赛了你一个人乖乖的”
“阿澄我跟你说哦蓝湛没有童年哟我准备天热起来带他去莲花坞偷莲蓬”

他只是做了个小手术而已,谁能告诉他不在的这几周究竟发生了什么。

“蓝湛~”说曹操曹操到,蓝湛从街对面骑来,远远听到魏婴热切地朝他打招呼。
“早。”蓝湛看到魏婴单车后座荡着两条腿——江澄。
蓝湛本来也想跟江澄打招呼,毕竟他是魏婴的朋友,据魏婴本人说是开裆裤以来的交情,可以随时为对方上刀山下火海。蓝湛心里不是滋味,为什么魏婴父母年轻时作为人才引进,没去蓝家村而去了江家村。

江澄本来也想跟蓝湛打招呼,毕竟是校长的侄子,学生会主席的弟弟,可他感觉到蓝湛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非好感,对魏婴却是说不出来的柔和。

于是,两个人就各怀心思地选择了互看一眼然后沉默。

❀❀❀
物理竞赛由学校包车去市里,参赛的学生大半是一中的资优生,还有女子高中的妹纸、温家村的贵族生。
魏婴自来熟,见着谁都能聊上天。
是我太无趣了吧,坐在魏婴身旁的蓝湛想。
女生里有个漂亮又开朗的,见魏婴外向又帅气就跟他搭讪问:“你叫什么,哪个班的。”
魏婴自然不会拒绝美眉的搭讪,多不绅士啊:“你先说你叫什么呀”
女生旁边有人说:“她叫绵绵。”
“哦,那我叫远道。”
“远道?”女生认真地重复了遍,似乎信了。
魏婴看到她手上一叠复印纸:“复习资料给借我看看呗。”
“这是我们凑钱买的题库,说不定能考到,凭什么给你。”旁边有人说。
“给他吧,考得好也是给我们这长脸。”绵绵递给了魏婴。
这下搞得魏婴不好意思了,他只是想随便看看,有点不知怎么办好,想拉蓝湛下水:“蓝湛我们一起看这些题吧。”
于是,蓝湛硬生生把那句[厚颜]给咽了回去。

竟然这么轻易拿到了别校陌生人的复习资料,活力四射如魏婴,怎么可能只跟他一人有交集,很多人喜欢他吧,待在他身边吧,男的女的。蓝湛想。

大巴车上有钱的温家村学生出钱买了一箱矿泉水,分给每人一瓶,魏婴咕咚咕咚喝个精光,蓝湛自带了水杯没喝。
竞赛下午开始,领队老师安排他们在小宾馆午睡。
魏婴一直觉得昏昏沉沉,以为是天太热:“蓝湛我有点困先躺一会儿”
“嗯。”蓝湛拿着空调遥控板,瞅瞅挺尸般的魏婴考虑开几度好。

“蓝湛……蓝湛……我难受”睡到一半魏婴叫了起来。
“哪里难受?”
“头好重,灌铅了一样”
蓝湛摸摸魏婴额头,非常烫,奇怪,在车上他还生龙活虎地跟花蝴蝶一样,怎么突然发起了高烧。
蓝湛用湿毛巾给魏婴做物理降温,寻思着报告领队老师买退烧药去,魏婴为这次比赛花了不少心思,不能在这节骨眼上把脑袋烧糊掉。
领队老师说这是中暑,给每人发了藿香正气水。
好像有什么不对,蓝湛托着腮若有所思。

叮,考场铃声响起,蓝湛收拾书包看到魏婴苍白着脸在交卷,肯定影响发挥了吧。
“我没事,蓝湛,真的……竞赛结束了”
回村的车没有来时热闹,大半学生有气无力地坐着,然而温家村那几个却跟没事一样。
难道是那箱水有问题?蓝湛不敢去求证那个猜想,那样,人心也未免太恐怖了。可当他想求证时也没办法,那些矿泉水瓶除了被学生喝光扔的,喝剩的瓶子也找不到了。
蓝湛盯了领队老师几眼,恍然大悟,这是有预谋的。

蓝湛感到恐慌,这与他从小所受教育太过大相径庭,他把这个猜测偷偷告诉魏婴。
“原来是这样。”魏婴无力地回答。

大巴车上下来,魏婴一直寡言少语,蓝湛预感有什么要发生。
“喂——姓温的,站住!”魏婴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一瓶矿泉水,“是否有人站出来解释一下,你们买的水有问题。”
“你胡说。”
“这位同学,到旁边说吧,大庭广众的。”
“好啊,看你们能给出什么说法。”魏婴跟了过去,蓝湛跟紧了他。
绵绵也偷偷跟了过去。

魏婴他们被带到一个空巷子,马上额头遭到暴击,手上空了,瓶子没了。
我就知道。魏婴:“抢也没用,真的那瓶矿泉水我已经在大巴加油时快递给水样检测站了。”
“给我打!”
“魏婴!”蓝湛紧张地叫了声,下意识地挡在他身前。
“远道!小心!”绵绵尖叫了声。
“还有妹子,行啊你,跟爷玩阴的。”
魏婴朝绵绵吼:“你跟来干什么!”
蓝湛已经用蓝氏拳法打退了两三个人。
“看不出来哟二哥哥~好漂亮的回旋踢看得人好心动哟”魏婴鼓励道。

一句话概括打斗场面,总之羡羡和汪叽寡不敌众,还要照顾一个妹子。
街头打群架总有几个看热闹的,来个人打110也好吧,魏婴突然发现这个地方隶属温家村,真是sun了狗了!
咦,那谁谁?
魏婴趁乱把绵绵往温家村初中生身上一推,蓝湛默契地跟着他把那几个不良学生往另一条路上引。
血渐渐从魏婴额头留下来,他从未见过如此英勇无畏的蓝湛,蓝氏家训里肯定有一句[云深不知处禁止打架斗殴吧],血流进了眼里,什么都看不见了……

蓝湛……

“蓝湛!”
魏婴在急救室惊醒,眼里看到了父母和还绑着石膏的江澄。
“蓝湛呢!绵绵呢!”
“报警的女孩已经回家了,蓝湛被蓝启仁带走了。”
“他没事?”
“他又没食物中毒。”江澄说。

半小时后蓝曦臣过来看魏婴:“小湛一直不放心叫我过来,你醒了就好。”
魏婴担心问:“他伤得过不来吗?”
蓝曦臣:“是来不了”他看看表说,“这个点,他应该已经被叔父关静室思过了。”
“小黑屋!”魏婴咆哮,“都什么年代了还关小黑屋他又不是小孩子!不对重点是他根本就没错好吗?保护同学有错吗?”
蓝曦臣:“魏同学,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学校有可能对你们进行处分。”
魏婴:“凭什么!我们是自卫,他们先动手的。”
蓝曦臣:“可那个女生在警局的证词与你们说的截然相反。”
魏婴:“你你你你就是不信我也得信蓝湛啊,他可是你亲弟弟啊他那么好的人……那么……”
蓝曦臣:“还有,处分完叔父会安排小湛转学,请你不必再联系他。”
魏老妈听不下去了:“你什么意思?哦你弟弟被我儿子带坏了吗?”
魏老妈一张面巾纸过来,魏婴才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
咦,微微地虐了,明天会甜回来的!


评论
热度 ( 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