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3

竞赛培训班结束,魏婴在自行车棚看到蓝湛推着车准备走,就骑上车追了过去跟他平行骑着。
“怎么样啊蓝湛,你不是很了不起吗?怎么做题没我快,准确率也没我高。”
蓝湛瞥了他一眼。
“看不出来吧,我这种不穿校服不戴校徽边走边吃没有形象的街头小罗罗竟然把你给比下去了。”
蓝湛瞥了他一眼。
魏婴笑得跟花开一样:“蓝二公子,蓝小公子,这你就见识短了,所谓高手在民间,像我这种天才平时不低调点怎么行。”
“哼。”蓝湛冷哼一声。
“诶,还不服气?那我们比比看谁这次竞赛成绩更好。你敢比吗?”
蓝湛:“无聊。”
魏婴:“你不会是不敢跟我比吧?”
蓝湛快速踩脚踏板跟魏婴拉开一段距离。
魏婴见状,赶紧猛踩踏板追上去:“喂——蓝湛你别走哇我还没说完呢,你们蓝家向来注重礼仪,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就算要走好歹说句再见吧!”
“再见。”蓝湛用背影对魏婴说。

❀❀❀
魏婴每次从培训班回来心情都格外的好,虐蓝湛真是大快人心,他又开了电脑,看到了忘记的签名档写着: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咦,看来忘记妹纸遇到了点小麻烦。
魏婴:下周,别忘了哦。
忘记:好。
魏婴:你签名档谁惹你了,哪个不长眼的惹你不开心了。需要我出手收拾下吗?
忘记:不必。
魏婴:琴你先不用买了,我去把基友家的搬来。
忘记:也行。

❀❀❀
周末之前,魏婴把自家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又问魏老妈:“家里有可爱又舒适的女士拖鞋吗?”
“咦?你要带媳妇儿回家!这么快妈妈还木有做好心理准备!”
“是同学啦,代替阿澄来弹琴的。”
“漂亮吗?水灵吗?”
“不知道,没见过。”
“不是同学吗?”
“校网认识的。”
“哦”魏老妈失望地回,又想到说:“第一次见面就带回家会不会显得你很不矜持?”
魏婴:“有吗?”
魏老妈:“没有吗?”

魏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第二天就去学校找了门卫大爷,缠着他周末把琴房借给他用。

❀❀❀
魏婴把自己打扮得贼帅气来到学校(在魏老妈审美观里是花公鸡),好巧不巧遇到正在啃山东杂粮饼的柳清歌:“你不是请假了吗?”
“我去班里出黑板报。”魏婴机灵地答。
柳清歌将他上下打量了番:“有些事你自己明白就好,不必说透。”
咦,又被柳聚聚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魏婴还没走到琴房就听到了流水般的琴声,昨晚他给忘记妹纸留言说他跟大爷商量好了,大爷一早就把琴房门开好,看来妹纸提早到了。
魏婴走到琴房门口,很失望地发现一个男生背对着他坐在那里弹琴。
唔,竟然不是妹纸。
魏婴这种乐天派马上安慰自己,好歹有新队友了,他把精心准备的暖宫宝收了回去。
可能是那种比较文气安静的小男生吧,就像温家村的那个小孩,魏婴想。
“那个……你好……”
“魏婴?”
琴房一片错音。
魏婴万万没想到成天到晚写粉红色小情诗的小男生竟然是讲话不需要标点的蓝湛。
这反差也忒大了吧!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忘记!
不过这蓝湛弹得确实不错,不然勉为其难先用三个月?
“那个……蓝湛……”

❀❀❀
“喂——蓝湛——你不能言而无信啊,我都还没嫌弃你你膈应个啥?”
吵死了!正在讲课的柳清歌挂出脖子往楼下看,看到魏婴跟蓝湛扭扭捏捏拉拉扯扯追追赶赶。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柳清歌叫学生关了窗继续讲课。

❀❀❀
蓝湛回到家,感觉自己精疲力竭,这魏婴竟然死皮赖脸地追到了蓝家村,要不是隔壁老王家养的二哈出来晒太阳胡乱叫两句把魏婴吓得拔腿就跑,今天蓝湛也拿他没辙了。
“回来了?”蓝曦臣从厨房走出来,穿着皮卡丘围裙笑得牲畜无害,“今天培训班结束得这么早?”
蓝湛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歪了歪嘴:“晚饭不吃了。”
“哈?你在外面吃过了?”
“嗯。”蓝湛从房里拿出一个信封给蓝父:“父亲,钱暂时用不到了。”
蓝父:“不是要买琴吗?”
蓝湛:“不买了。父亲,您怎么能让大哥一个人进厨房?”
蓝父放下IPAD暂停玩得正嗨的连连看:“对哟,我去帮忙。”
蓝湛扶额:我是想说你们个个都不该进厨房。
他走到冰箱前,看到蓝母出国前贴的便利贴[蓝姓人士不得进厨房,小湛除外]

晚饭后,蓝曦臣敲了敲蓝湛房门:“刚才开电脑你QQ自动登录了,有个人好像有急事找你发了很多条信息,你来看看?”
正在掐时间解物理题的蓝湛:“头像是不是一只肥脸猫?”
“准确的说是只加菲猫。”
“不看。”
“不看吗万一有急事呢?”
蓝父听到动静出来:“小湛,我们蓝家人待人可是谦和礼让有求必应的。”
蓝湛:“那是营销号,拉黑就好。”
蓝曦臣:“要拉你自己拉。”

❀❀❀
魏婴记得蓝曦臣指给自己看过蓝湛所在的班级位置。
“蓝湛在这里吗?”
一个阳光大帅哥突然现在教室门口喊,几个女生睁大了双眼:“在!”指指窗边一个座位。
蓝湛转头,刚好对上魏婴的眼睛。
魏婴:“你出来,跟你说点话。”
蓝湛:“我没话跟你说。”
“哎呀你真是——”魏婴走进教室把蓝湛拽了出去拉到走廊上,“蓝湛同学,我这次真的是很诚恳地邀请你加入我的乐队,请你认真考虑一下。”
“你找别人吧。”说完蓝湛就往教室走。
“你……”
蓝湛回头,看到魏婴咬着唇现在原地,表情似乎挺难过:“我修的是古典钢琴,跟你不对路。”
“你在网上不是这么说的。等下你又要说你怕影响学习可是你成绩不要太好。等下你还要说家里不同意可这是真的吗?”说着说着魏婴越想越别去,嘴也扁了起来:“人做了决定反悔了可以理解。可是……”江家村和蓝家村从学校出来在两个相反的方向,昨天魏婴追蓝湛到家门口直到狼狈地被狗吓走,骑回家用了一个多小时,天已经黑了。

魏婴把事跟江澄说,还被江澄取笑:”你知道他小叔谁吗?蓝启仁蓝大大,姓蓝的都一副德行,守旧古板,蓝湛除了没皱纹没胡子跟蓝启仁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好吗!别有事没事老撩他!逼急了没准毕不了业。”

魏婴想了很久,一个晚上都没睡。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魏婴藏在衣袖里面的手渐渐攒紧。
蓝湛沉默。

❀❀❀

蓝宅
“大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什么是讨厌?”

❀❀❀
[我要上清华]
“柳老师,你的同人本”
“嘘——低调,别让我哥知道”柳溟烟迅速把小说揣进包里。
“柳老师,上次那个帅哥是你男朋友?”
“嗨,早吹了。”
“哦”

❀❀❀
物理培训班
蓝湛有些不习惯,自他走进教室,魏婴就没跟他说过一句话,甚至正眼都没瞧上一眼。“上课要专心”柳清歌挥挥教鞭。蓝湛这才回过神,柳清歌都讲到下一页了,他尴尬地翻了一页纸。
然而柳聚聚已经看透了一切。

❀❀❀

蓝宅
“大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哦?”
“你有没有怅然若失,却又说不上失落在哪里的那种感觉”
“有。”蓝曦臣很快补充,“你不让我进厨房时。”
蓝湛:……

“父亲,你有没有怅然若失,却又说不上失落在哪里的那种感觉。”
蓝父想了下说:“你妈妈查缴我的小金库时。”
蓝湛:……

❀❀❀
“魏婴在吗?”
“叫你呢”
魏婴睡得迷迷糊糊地抬起来,额头一排书印子:“蓝……蓝湛?”他站起来,不由自主地朝门口走,看着蓝湛背阳站在阴影里,说:“我想履行之前的约定。”
“那真是……”魏婴迟疑了很久后大笑着说,“太好了哈哈那放学后去书城买琴谱吧。”
蓝湛用力地点了点头,他从未像今日这般看到魏婴重新绽开笑颜而觉得心安。
魏婴那张脸生来是用来笑的,不笑是不对的。
蓝湛刚出生就有位逢人便笑的兄长,但蓝曦臣的笑像春风,暖暖地吹着飘洒的柳絮;魏婴的笑像冬风,毫不留情地搜刮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那我去你们班找你?”
“校门口等吧。”
“一言为定!”
蓝湛看魏婴几乎是跳着回到教室,也转身往楼梯走,再次确定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在无人的走廊尽头抿唇浅笑。

❀❀❀
今天的柳美女依然努力地在书城淘耽美小说。
“柳老师?”
“baby way!”柳溟烟提着两提书正巧遇着魏婴,叫他帮忙提着,又看到蓝湛:“咦,你蓝校长的侄子吧?”
“嗯。”蓝湛礼貌地点点头。
“哦。”柳溟烟觉得眼前两个美少年挨这么近逛书城实在是件太美好的回忆了,我是不是略显多余?“那个……帮我把书放车上吧,在地下车库。”

❀❀❀
蓝曦臣发现今天蓝湛心情似乎不错,还搞了本琴谱在钢琴前东敲敲西摸摸:“跟你平时弹的那些好像不一样。”
“嗯。”蓝湛简短地嗯了声。
蓝曦臣眨眨眼:咦,我这是被无视了?我这样一个365度无死角的完美大哥竟然被自家弟弟无视了。

“小湛,水烧开了怎么不泡?”
“抱歉,忘了。”
听到书房传来啪嗒的打字声,蓝曦臣确定:诶,这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喽。

蓝湛:指法基本熟悉了,周日可以抽半天出来练。
魏婴:那我去基友家里搬琴,来我家?
蓝湛:好。
蓝湛:江澄?
魏婴:对呀,你见过的就是第一次被你记白卡骑车带我的那个。
蓝湛:知道。
蓝湛:魏婴……
魏婴:什么?
蓝湛:那次不是故意的,我公事公办。
魏婴:哪次啊哦你说哈哈……你对我第一印象肯定很渣吧,后来觉得其实我这人还不赖吧你别不承认。
蓝湛:……
蓝湛:你家在莲花坞后面?分享[谷歌地图]
魏婴:嗯再往前走一点点就到了,从你家骑到我家还挺远的。
蓝湛:那天你骑回去很晚了吧?
魏婴:你这是心虚了吗?哈哈哈就当锻炼身体了。
魏婴:蓝湛,没什么,谢谢你,你真好。
看到魏婴刚发出的这一行字,蓝湛感觉两颊发热,呼吸有点急,他起身开了窗让晚风进来静静心,就看到魏婴又发过来。
魏婴:你QQ签名说的厚颜无耻是我吗?
蓝湛:不是。
蓝湛:不是你。
魏婴:我是厚颜有耻啦!
魏婴:蓝湛,你真可爱*^o^*
脸好热,明明开窗了,蓝湛走出书房遇到蓝曦臣:“诶小湛脸怎么了,红红的好可爱”
糟糕,五分钟内分别被两个人说可爱,蓝湛用水洗了把脸,同时蓝曦臣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小时候当小湛还是奶团子时那肉包脸捏起来那叫爽哇。

——
蓝大的属性是个谜,cp也是个谜,都不知道怎么写,大家都说他是崩坏的傻白甜


评论 ( 2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