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2

魏婴觉得选队友,人品很重要,一定要经过长期的考察。
魏婴:我一定不是冲着把妹去的!(正直脸)
选来远去还是叫忘记的小女生最靠谱。
魏婴:玩乐队会占用很多学习的时间,你家里同意吗?
忘记:不反对。
魏婴:场地有限,有时要来我家你介意吗?
忘记:不介意。
魏婴:你可能没看清楚我帖子写的,我的是摇滚乐队。
忘记:知道。
好吧,妹纸真是惜字如金。
魏婴:最后,因为我基友伤筋动骨一百天,等他回归了队里肯定不需要两个键盘手,所以……
忘记:基友?
忘记:等他回来了你可以比较一下谁更好。
咦,魏婴还以为妹子会说好的我会默默退出。
魏婴:好吧,那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个面吧,这个周末?
忘记:下下个周末,我要上课。
魏婴:啊还要上课,你玩音乐真的不影响学习吗?
忘记:不影响。

❀❀❀
一中高一年级段第一学期期中考光荣榜贴在教学楼公告栏上,魏婴本对这种排名是不屑一顾的,但转念想那蓝湛这么爱买参考书,他名字会不会在榜上?魏婴走过去看,毫不费力,第一行就找到了蓝湛的大名。
哼,了不起哇!
魏婴顺便往下看今年全国物理竞赛选拔结果,嘤,又有蓝湛!
哼,行啊你!

魏婴想起一个月前物理老师苦口婆心求自己报名物理竞赛,被他满口回绝:“不好意思啊柳老师,我这种天才不需要靠这种竞赛拿来给高考加分。”
现如今他依然记得柳清歌被他气得头发直立的样子。
不过,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一个月前他还不知道有蓝湛这号人物。
魏婴摸进柳清歌办公室:“柳老师,嘻嘻……”
柳清歌扬扬剑眉:“有何贵干?”
“请问今年物理竞赛报名截止了吗?”
“怎么?改主意了,名单都报到市里了”
“柳老师!柳聚聚!我错了!”魏婴秒变痛哭流涕,“那天我就后悔了,可又不好意思开口,辜负老师一片好心的明明是我呀!每每来到你办公室,绕了几个圈后又不敢敲门。可是……一想到内心对物理学的渴望和对柳老师你的殷切栽培,我终于鼓起勇气,站在这里,承认自己的错误,请求你的原谅,并再给我一次机会!”
魏婴深情并茂的表演似乎有点打动了柳清歌:“周末来我办公室报道!”
“谢谢柳老师!”魏婴想上前抱大腿。
“停!”柳清歌挥开魏婴的爪子,“有生以来,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不要脸的。”
“敢问第一是谁?”
“不提也罢。你去吧。”

❀❀❀
周六上午,魏老妈看到儿子在镜子前穿戴。
咦,儿子恋爱了?
“儿子,今天出去玩?”
“才不是,妈,我参加物理竞赛了。”
“哦。可是你参加物理竞赛跟穿得像只花公鸡有几毛钱关系?”
“像花公鸡吗?”魏婴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我觉得很好看啊,我美丽智慧的妈咪难道不觉得你儿子很好看吗?”
魏老妈扶额:“你开心就好。”

❀❀❀
蓝湛走进物理竞赛训练教室,接收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
“嗨,蓝湛,又见面啦~”魏婴半个屁股坐在桌子上小混混般朝蓝湛吹了声口哨。
蓝湛的冰山脸给他一个“我跟你很熟吗?”的表情:“你走错了。”
“ no no no”魏婴得意地摇头,举起手中的物理竞赛辅导书,“以后我们就要一起进步了,请多关~照~”关照两个字说得特别咬牙切齿。
蓝湛立即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柳清歌,柳清歌选择不解释,直接开场:“好了人到齐了抓进时间上课了。”

❀❀❀
当晚·蓝家餐厅
蓝湛默默吐掉口中的食物,生无可恋地望着吃得正香的父子俩:“我吃好了。”
“哦,不多吃点吗?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呢。”蓝父慈祥地说,顺便咽下一块蓝湛眼中必须打马赛克的肉,然后夹给蓝曦臣一块:“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多吃点。”
“谢谢父亲”蓝曦臣满足地嚼了起来。
蓝湛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只是因为竞赛培训晚了点回家,就让这两人进了厨房。
身为姑苏蓝氏一族的后代是值得骄傲的,如果没遗传蜜汁味觉的话,蓝湛就是个例外。
“你们俩在学校里都还好吗?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启仁平时管你们是严厉了点,但还不至于不近人情。”
蓝曦臣:“叔父没有为难我们,我们很好,小湛好像还交了很特别的朋友。”
蓝湛:“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他很快转移了话题,“父亲,我想预支下个月的零用钱。”
哦,交了很特别的朋友然后开销也大了!蓝父往美好的方向想了,频频点头。
蓝父并不介意早恋,而且他两个儿子的心理成熟度根本就不算早恋,嘿嘿!在蓝湛这个年纪,他已经跟蓝母手拉手在云深不知处的竹林里打啵儿了。

“哥,你电脑等下用吗?”
“不用不用,你拿去用吧。”蓝曦臣跟蓝父交换了一个眼神:不要看着我,我不是读弟机。但我会去看小湛的访问记录的哈哈!

❀❀❀
今天在培训班狠狠虐了蓝湛一把,魏婴感觉神清气爽。你能耐啊,做题还是没我快!
他闲适地打开电脑挂企鹅,看到忘记妹纸的头像是彩色的。
魏婴:晚上好~
忘记:你看上去心情不错。
魏婴:是非常爽!你呢?
忘记:不怎么样。
忘记:失陪,我好像闹肚子了。
魏婴:要不要紧?
魏婴:喝点热水?吃点药?

忘记妹纸五分钟没回来。
忘记妹纸十分钟没回来。
忘记妹纸十五分钟没回来。
魏婴等得越来越急,奇怪,明明从来没有什么让他有一直牵挂放不下的感觉。
魏婴打了江家电话。
“江叔叔你好,不,我不找阿澄我找厌离姐……阿姐,我偷偷问你哦,你们女生一个月有那么几天是不是都痛的死去活来的?”

魏婴效率极高地预支了下个月零花钱买了只暖宫宝,准备跟忘记妹纸见面时给她。

忘记:回来了。
魏婴:你没事吧?
忘记:还好。对了,我准备好买键盘的钱了,不知道买哪款。
魏婴:额……我基友家里那只略贵
忘记:图片1,图片2,图片3
忘记:我去搜了热销的几款,也不是很贵。
魏婴:额……那……你挺有钱的。

❀❀❀
物理竞赛培训班教室
柳清歌带了一位戴眼镜周身散发着儒雅气质的男子进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学校从北京请来的沈老师,一般人他可不教的,看在我是同门师弟的份上才打了飞的过来,你们抓紧机会好好学。师兄,交给你了。”
北京来的老师果然跟小县城的大有不同呢,这沈清秋讲课好归好,可他那手机一直处于震动状态。
“没事老师你去接一下吧。”魏婴说。
沈清秋无奈:“你们先解下面的题,我很快回来”按下接听键压低声音走出教室:“没有,我在x城带竞赛,没有骗你……没有,没有的事”继续压低声音,“没有不要你……不怪你,乖,别哭哇,真的在带竞赛,都是一群高中生你吃什么醋要不要我拍张照给你看。”
沈清秋回到教室发现魏婴和蓝湛抬起头看他。
魏婴甩了甩手机的试卷:“老师,解完了。还有题吗?”
额……左边这个学生太俊俏眼睛太有神目光无法从他身上挪开,右边这个学生是画本里的标准美男子虽然还没完全长开,这里的学生颜值略高,拍照发过去对方会不会醋意更浓。沈清秋想。
“咦蓝湛你也解完了?”魏婴跟蓝湛之间还坐着一个苦苦冥思打着草稿的聂怀桑,他直接越过聂怀桑上半身挂出去,伸手勾过蓝湛填的试卷,“让我看看。”
蓝湛下意识地伸手去挡。
两只手碰在了一块儿。
这一幕被沈清秋眼疾手快地拍了下来,唔,两个单身帅哥抱团真乃生命的大和谐,他愉快地用 p图软件把聂怀桑 p成背景板,发给了微信置顶的那个联系人。
终于,直到下课,沈清秋的手机没再震动过。

下课时魏婴听到蓝湛跟柳清歌请假半天,突然想起来自己跟忘记妹纸约好了见面,也赶紧去请了假。

下面应该会……很精彩









评论 ( 3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