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汐姑娘

同人文写作爱好者,尤克里里弹唱爱好者

© 阿汐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1

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汪叽!(一)

 

“我要改名!”魏婴第N次举起户口簿想把爹妈往派出所拖,“我这么爷们不能再叫这么娘炮的名字了!”

 魏婴很想在办身份证前把名字改了,很快他就要满16周岁了,但是他亲爹和亲妈依然认为婴字非常的好,无忧无虑,保有赤子之心。

 第N次反抗无果,魏婴奄嗒嗒地走在上学路上。

 “铃铃……”江澄骑着单车按了按把手上的车铃,“妹子,要搭车吗?”

 魏婴白了他一眼:“你跟谁学的撩妹?”

 “不跟你跟谁。”江澄从书包里取出便当盒,“改名失败了吧,知道你肯定没吃早饭阿姐给你准备了便当。”

 “阿姐!”魏婴感动地接过,坐上了车后座,“阿姐介意姐弟恋吗我想我五行缺媳妇。”

 “我倒希望你挖的动姓金那小子的墙角。”作为发小,江澄倒是更能接受魏婴成为自己的姐夫。

 江澄的亲姐年长他五岁,今年念大三,自从上了大学跟隔壁金家村的金子轩谈了对象,偶尔把自己关在闺房里哭,偶尔魂不守舍,江澄本来就感觉姐姐被抢走了,现在更不待见金子轩。

 魏婴打开便当盒,怡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哇!藕汤!”

 单车离开江家村进入大路,一个初中生路过,好香!傻傻地闻了闻。

 “走开!小心啦!”江澄把手一拐,差点撞上那初中生。即便没撞上,但魏婴的脑门撞在江澄背上,手上的汤汁也撒了出来。

 “对……对不起,你们没事吧”初中生长得文文静静,礼貌也很好。

 魏婴只是觉得江厌离做的汤撒了可惜,也不怪那初中生,叫他好心看路。

 初中生舔舔手指上的汤汁,好次!乖乖地点头。

 

“刚才那个好像是温家村的小孩”

 “温家村的怎么走这条路上公立学校,他们那么有钱,不都送省城的贵族学校了吗?”

 江澄跟魏婴一个骑一个吃,一边八卦,不知不觉骑到了校门口。

 “停下。”一个身穿校服、戴红袖章的男生将他们拦下,开出两张违规计分单,“姓名,班级,骑车带人不穿校服不戴校徽边走边吃”

 魏婴一个激灵从车后座跳下,怎么着了,他每天这样进进出出不见校门口关这么严呀。

 傲娇好强如江澄,肯定不情愿自己被扣分,但又说不出口,看在他老爹是村支书也就是自己老爹的父母官的份上,魏婴软绵绵地说:“这位同学,我们是第一次,下次一定改,你就行行好别给我们扣分吧”

 “不行。”红袖章男生板着脸说。

 魏婴扫了他一眼,有必要这样苦大仇深吗?校服被他穿出披麻戴孝的感觉也是醉了。

 “同学~”魏婴抓起男生的手摇一摇撒起娇来。

 男生触电般一把甩开。

 叮……上课铃响了。

 再不走我就再记上迟到。”男生面目表情地说。

 “哼!你哪个班的,走着瞧!”魏婴抓起男生胸口的校牌上的字一瞅,“蓝——湛,老子记住你了!”

 然而,这位红袖章同学已经无视他面无表情地拦迟到学生去了。

    ❀❀❀

一天,魏婴进校门发现站得挺直的风纪委员有点眼熟,咦,那不是叫蓝什么的!好,很好。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魏婴一时红了眼,杀到校门口小卖部掏出两张毛爷爷:“老板,租校服!”

小卖部店名[我要上清华],同名老板尚清华懒洋洋地扭了扭脖子:“上衣一百,下裤一百,校徽50胸牌50”

“靠,敲诈啊!”魏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全套两百,不能再多了!”

“成交!”尚清华愉快地数起了钱,虽然只有两张。

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两百块钱意味着一个月的零花钱,但一想到能刺激到那姓蓝的,魏婴就觉得非常值。

 

魏婴换好了校服,从来没觉得自己长得这么像五好少年,把自己的衣服寄存在[我要上清华],雄赳赳气昂昂地大踏步向校门迈进,高翘着下巴,扭着脖子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姓蓝的看。他做得这么明显,双眼又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实在很难叫对方不注意。

姓蓝的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对魏婴浅浅一笑。

“看到没,本大爷穿得整整齐齐,叫你拦!叫你扣分!”魏婴拍着胸脯喊。

姓蓝的愣了几秒,转而扑哧一笑:“嗯”

要不要笑得这么假呀,今天这姓蓝的画风不对呀。

直到魏婴走进了校门偷偷摸摸猫着腰躲在树后回看,那姓蓝的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尤其是妹子进门时。

我说呢。

太虚伪了,今天对妹子是一副嘴脸,那天对自己是另一幅嘴脸。

 

钉——上课铃响了,魏婴看那姓蓝的摘下红袖章走进校门就追了上去:“喂,姓蓝的!”

那姓蓝的看了看魏婴,迟疑了会儿问:“这位同学,你找我有事吗?”

咦,近距离看这姓蓝的跟那天的气场略有不同,可不同在哪里,魏婴又说不上来。

钉——早读铃又响了,一个男生急急忙忙地从校门口跑进来,鞋带掉了都不系,啪的一下往前摔了个狗啃鼻。

“当心啊”只见那姓蓝的小跑过去扶起那男生温柔道。

“谢谢...”那男生微红了脸,半瘸半拐着跑开了。

 

奇怪,为什么今天在这姓蓝的脸上读不出冷漠无情四个字。

那姓蓝的又走回来,看来一眼魏婴的胸牌,然后魏婴发现,那天看这姓蓝的似乎是平视,而今天是仰视。

“一年级啊...你是不是想找我弟弟?他在那间教室,四楼左数第二间”姓蓝的指指一幢教学楼。

“那你是...?”魏婴凑上前看对方胸牌。额...高三(五)班 蓝曦臣,五班啊,就是那个传说中报送率超级高的火箭班。“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没事,快去上课吧。”蓝曦臣的唇角永远绽开一个美好的弧度。

魏婴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狼狈过,灰溜溜爬走了。

 

魏婴走后,蓝曦臣望向自己刚才所指的方向若有所思:没想到小湛有朋友,还是这么活泼的朋友。

 

蓝曦臣走后,刚才掉了鞋带摔倒的男生从树荫里走出来,暗自捏紧了拳:为什么你对谁都那么好,为什么谁都可以得到你的笑容。

 

魏婴走进教室发现只有他一个人穿了校服,what are you 弄啥嘞?他差点忘了按照校规周一升国旗必须穿校服,其他几天可以不用穿。

于是...他根本就不用去租校服的好吗!

尚清华!还老子两百元!

 

❀❀❀

上午放学后,魏婴气冲冲地走进[我要上清华]:“你这个奸商,今天根本不用穿校服的!还我钱!”

尚清华:无辜地说“你又没说你是为了过校门,我还以为你有特殊癖好。”

“癖好个屁!”魏婴脱下上衣狠狠甩在柜台,“我这么爷们像有特殊癖好的吗!”

“算了,谁叫我这么好心呢。”尚清华掏出一百五给他,“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我就收送洗费。”

“这还差不多”魏婴拉起布帘脱裤子。

 

“老板,我订的书到了吗?”

咦,前方预警!这个声音有点眼熟,魏婴捏起布帘一角钻出头:“哟!蓝湛!”这回是本人没错了。

蓝湛随着声音的来源看了一眼,平静地回应了一个“我认识你吗”的眼神。

“到了”尚清华从柜台下拿出一叠书,蓝湛结过,付了钱就想走。

“喂!等等——”魏婴边拉牛仔裤边喊,奇怪今天裤子怎么穿不上去,“你憋走——我还没”

尚清华:“别叫了,人都走好远了”

魏婴走出小店东张西望:“他往哪边走了?”

“不知道。”尚清华两手一摊继续数钱。

魏婴八卦地问:“他都买了什么书?”

尚清华很配合地掏出书单:《物理竞赛五百题》、《初级口语真题精选》,书单旁还被尚清华标注了一行数字,蓝湛的手机号?

还真是个书呆子,魏婴指指书单:“他的书都到了吗?”

“这是月刊。”

“同样的给我来一份,下个月到了打我电话”魏婴写下自己的手机号。

尚清华:又不是点菜啊同样的给我来一份。

 

魏婴走后,一个男青年走进小店:“有烟吗?”

“有!”

青年点起烟,在烟雾中念起店名:“我要上清华...”

尚清华:“有问题吗?”

“小北!”一个女青年叫住男青年。

“下课了。”

“嗯”女青年端庄地双手提着包。

尚清华看到女青年:“柳老师,你订的《魔道祖师》精装版到了我拿给你”

女青年神色一僵,瞟了眼男青年阻止道:“我现在要去吃午饭,回来再拿。谢谢你哦尚老板”

尚清华:呜呜一中第一美女教师竟然开始相亲了。

 

校外小餐馆

漠北问:“你们学校门口小卖部老板叫什么?”

柳溟烟:“尚清华”

“我要上清华”漠北重复那个店名。

“他也算我在母校的老校友,从小到大有个清华梦。”

“哦...我要...上...清华”漠北不明深意地笑了,看得柳溟烟脊梁骨有点发冷,唔,还好没被他发现我是腐的,不然这次相亲又泡汤了。

 

❀❀❀

魏婴喜欢弹吉他,一弹弹了好多年,还怂恿江澄学键盘跟他组成了乐队,美其名曰[云之梦],唔,你没看错,这么少女的乐队名它是一个摇滚乐队。

江澄不在的时候,魏婴一个人拨弦。

一想到今天在蓝氏兄弟面前的不爽,魏婴一个激动拨断了一根弦。

Oh!Shit!

 

第二天魏婴来到乐器行买琴弦。

“老板,这个怎么卖?”

“两百”

魏婴摸摸兜里的一百五愤愤地想,为什么将五十元白送给尚清华。

蓝湛,我恨你!

魏婴打电话给江澄:“兄弟,借点钱。”

“来我家拿,我姐在家”

“你怎么了”

“鼠标手,等下手术”

“叫你渣游戏,那周末不陪我练曲子了?”

“别说摸琴,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保重,我晚点来见你”

 

❀❀❀

魏婴在校bbs发帖求键盘手,回复的人挺多,魏婴的尿性在于把每一个回复者发的帖子看过去。

这个[忘记]是文学版主,成天发些粉红色酸不拉几的小情诗,业余钢琴八级不知道能不能适应键盘,关键她是个妹纸~成天发些粉红色酸不拉几小情诗的妹纸!

魏婴想都没想就加了对方的企鹅:“你好,在吗?”


评论 ( 3 )
热度 ( 183 )